發芽的人生

關於部落格
人生的旅人有兩種,看地圖的要出遊,看鏡子的要回家
  • 19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X Men:FC] 反射(SE)By 伊凡獅 (嚴禁二次轉載)

  

  回過神時,Erik已躺在地上,錯愕的看著Shaw邁著大步往自己走來,帶著一種比子彈還剽悍的情緒,Shaw伸手拉起自己、擁抱入懷,又推開並順手甩了一巴掌——這是他在盛怒下的表現,雖然Erik並不明白那巴掌是為何,但一切快得讓人不及反應,Erik隨著那巴掌又摔落在地,Shaw蹲下身、捏著少年的下巴低語:「不、你不能閃躲……Erik,你得要克服恐懼、用你的能力將子彈揮開,讓這一切都像是反射那樣……」

 

  「反射……?」對於新詞彙,Erik不解的盯著男人。

 

  Shaw嘆了口氣,那雙海藍色的瞳孔在眼瞼快速的開闔中變換情緒,「反射是一種不受意識所控制的行為,分為條件反射與非條件反射……」男人又恢復成Erik印象中的模樣:冷靜、睿智,同時又帶有某種狡詐的瘋狂,「條件反射是後天的,是在個體生活過程中經過學習而形成的反射,而人類可以經由學習而達到;在特定的刺激下……」Shaw開始講解那個有名的實驗,Erik模模糊糊只記得有個俄國人在餵狗前會敲鈴,久而久之,即使沒聞到食物的香味,只要聽到鈴聲,狗也會反射性的分泌唾液。

 

  Erik覺得那隻狗很愚蠢,但沒說出口。 

 

  少年規律的、每隔三、四天就會在深夜裡輕敲醫生的房門,好讓對方幫忙處理自己惱人的青春期困擾。

 

  無需感到羞恥,這是為了整體實驗的順利而著想,對你、對我,都好——至少醫生是這麼說的;那些夜晚,無論Shaw正在處理什麼,在Erik脫去衣服、躺到床上或辦公室私人隔間沙發上的那段時間內,醫生一定會將它處理告一段落,當男人放下手中書籍,Erik的心跳速度開始規律的加速;當男人伸手撫摸緊閉的赤裸眼瞼、大手撫上鎖骨,幾乎是立即的——猶如醫生曾說過的「反射」,令人腿軟的電流竄過、可恥的生理反應……

 

  Erik並不打算對整段過程做出無謂的描述,他們從不親吻彼此,反正兩人間不需這些多餘的行為,畢竟自己只是來此找醫生幫忙處理那些惱人的情慾,將關係定位在單純的「實驗者與被實驗者」的角色上,會讓自己更易於接受男人的觸碰、撫摸、套弄。

 

  實驗用的大鼠在房間角落的鐵籠裡啃著慢性致死的毒飼料,血紅色的清澈雙眼同時目睹著少年後仰的蒼白頸子;在看過男人對待實驗大鼠的態度後,Erik告訴自己:沒事、沒事的,一切就像是他對大白鼠的方式:親切的為牠們添加飼料、飲水,甚至會對牠們輕聲說幾句話,然後親手送牠們去死;Erik自認為實驗貢獻了勞力,男人理當比照辦理,回饋自己、幫忙處理這些情慾的瑣碎雜事,雖然相對之下,實驗時的男人比起此時更富有表情:無機質的藍色瞳孔、游移的手掌、低沉的嗓音、來回撫摸、大鼠的吱喳聲、舔舐套弄、規律加快,Erik伸手抓緊所能觸碰到的一切、咬緊臼齒嘆息——實驗者與被實驗體的完美配合。

 

  滿足的餘韻容易讓人放肆,Erik難得的彎起嘴角,Shaw一邊用手帕擦淨雙手一邊用眼神詢問,「醫生,我想我明白何謂『條件反射』了。」沾濕的手帕在少年腹部來回擦拭,「就像即使我對醫生你毫無『情感』的意識存在,但在反覆、多次的合作下,經過一定程度的刺激,我變得能夠……」少年沒有接著說下去,因為男人的神情不太對。

 

  幾乎是立即的、男人點頭稱讚:「很好、Erik,就是這樣,你學得很快。」雖然Shaw的臉部肌肉拉扯出笑容,但Erik知道對方並非真正的高興,對方瞳孔裡的藍色變得比琉璃還要更加透徹、近乎死寂的透明感,但Erik從不知道該怎麼討好他。




 

  於是,那一夜,少年唯有沉默的躺在男人懷中,直到天明。

 





  如同此刻的自己——Erik躺在床上,雙眼直視前方。






 

  在救出Emma後,Azazel將一行人帶到某個隱密的藏身處,這是一座全部由特殊鋼板所打造的地下碉堡,據說連Charles也無法感應到,眾人各自選定房間,而理所當然的,最好的房間屬於Erik,但在打開門的瞬間,幾乎是反射性的、Erik發出微弱哀鳴。

 

  那是與記憶中無異的、醫生的房間——那張大床、甚至是那張沙發都維持著記憶中的顏色。

 

  整座碉堡裡的所有金屬物質開始躁動,AzazelRiptide仍恭敬地站在門外,Emma不甘己事的冷漠以對,剩下RavenAngel不知所措的噤聲恐慌,鋼板在被鎖死的相連中以肉眼可見的幅度激烈震盪,最後那些鏗鏘作響的碰撞聲漸漸停息,Emma看了他一眼,似乎不需心靈感應,也能揣摩心思,早在情緒還未落定、紛亂的不知如何開口前,她已對AzazelRiptide下達命令:更換床套枕套,明日再計畫整個房間要如何翻修。

 

  又一次、搶在Erik開口前,Emma說:「Shaw很早就交待過誰會接替他,我們已為此排練很多次。」這或許解釋了當初AzazelRiptide看到Shaw屍體時,為何在短暫的眼神交會後就迅速的選擇跟隨自己——原來這一切,他們已練習多次。

 

  換過新的寢具後,Erik懷著複雜而惡劣的心情驅趕眾人離開,然而一轉身,卻發現鬆軟的厚被以羞怯的處子的姿態躺在床舖上,伸手擠壓出蓬鬆羽絨所飽含的氣息——瞬間,空間充斥著滿滿的、全是難以忘卻而又不願記起的回憶。

 

  條件反射、個體經由後天學習而形成的反射、在特定的刺激下……

 

     難以遮掩,自尊提醒Erik:自己勃起了。



 

  直到此刻,Erik才察覺:即使親口咬死主人,自己也還是一隻愚蠢的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