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芽的人生

關於部落格
人生的旅人有兩種,看地圖的要出遊,看鏡子的要回家
  • 19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X-Men:First Class] "214782" --- S side chapter two

設定好的定時器盡職的響起,雖然他其實早在那之前就已經醒來,但他還是讓那個機械聲持續了一段時間讓混沌的意識隨著規律的聲音逐漸清晰,才輕輕將按鈕壓下。

抬眼看向床上掙扎在生死之間的生物──奧許維茲集中營214782號囚犯,猶太人小男孩Erik Lehnsherr,實驗室編號N0001的實驗體,斷續起伏的胸膛和呼在氧氣罩上的白霧顯示他還活著,但微弱得彷彿隨時會消失。

半死不活──卻已經是在被5個SS(*1)襲擊之後能有的,最幸運的結果。

一般是人總認為SS是殘忍無情的團體,他們也的確不負盛名──然而就因為必須面對外界對如此多理所當然的恐懼與敵意,他們內部的同志情誼自然格外緊密不可分離。

所以當SS們得知這兩個新進的成員橫死在他的實驗室裡,而且還是一個邪惡骯髒的猶太人小鬼下的手,每個都怒氣沖沖的想衝進他的辦公室將兇手撕成碎片,群情激憤的程度連他都有點招架不住……

所幸,他有死亡天使站在他這邊──奧許維茲真正的掌舵者,握有所有人生殺大權的殺人醫生──Dr. Mengele(門格爾)(*2),對這個新品種的人類興趣並不亞於他。

如果說引發人的恐懼也是種天賦才能的話,門格爾肯定能以這方面優異的表現一起進入變種人新世界的殿堂,他在無謂的人體實驗上發揮的殘忍創意連最資深的納粹高層都為看得刷白臉色過。

所以當他以共同研究的名義將他的變種人小男孩至於門格爾的監管下之後,出於無以名狀的畏懼與忌憚,SS們本來喧騰著要求復仇的聲浪立刻消散──最少不敢公然於檯面上叫囂。

剩下的就是把整起事件解釋為新的人體武器的開發以及實驗意外造成的死亡對,這點對德國人的實用主義還頗為受用──感謝俄羅斯人的努力掙扎,1月3日他們在俄羅斯的南部軍團才被切斷和西部軍團的連結;當在勝利天平不再往他們這邊一面倒的傾倒的同時,對可以利用的資源就不會進行無謂的浪費。

至此,他本來以為應該可以不用再為他的Unicorn生存安危煩心,沒想到復仇女神的利爪從未收起,只是耐心的等待他們鬆懈防備的那一刻到來。

(待續)

*1 :SS(Schutz Staffe)亦稱黨衛軍,黑衫軍。希特勒的左右手希姆勒創立的特殊部隊,其中一支專司集中營警衛部,稱為[死人頭部隊]。更詳細的資料請見此

*2 :Josef Mengele──奧許維茲中執掌生殺大權的醫生;決定所有進入奧許維茲的新進囚犯是直接送去燒死還是工作到死。進行過許多人體實驗,最有名的是對250對雙胞胎實驗進行的人體實驗。更詳細的資料請見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