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芽的人生

關於部落格
人生的旅人有兩種,看地圖的要出遊,看鏡子的要回家
  • 19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X Men] 譬如朝露 (SE) By 伊凡獅 (嚴禁二次轉載)


  當所有獲取快樂的途徑都是由痛恨的人教導的時候,再也沒有人能得到、感受真正的快樂;即使彎起嘴角笑了,那也是一種蒙上灰霧霧的哀傷笑容。   

  在與Charles造訪世界各地尋找變種人的過程中,說不上為什麼,Erik感到某種逃避責任的放逐快感,或許是因為一個人的旅程太久,也或許是因為Charles是一個很好的旅伴,而且也很有能力,基於這樣的前提下,找尋的過程很順利,兩人甚至還在酒吧裡偷閒喝了點小酒,Charles似乎喝多了,也對著Erik搬出那套「變種人搭訕話術」,直到Erik默不作聲,Charles才意識到自己的失言。   

  Charles望著手中酒杯,略為緊張的舔著上唇,思考此刻該說什麼來扭轉局面才好;雖然只要入侵Erik腦中,這點難題自然迎刃而解,但這樣作,對接下來的旅程並無助益;還在思考的時候,Erik緩緩開口:「這理論很有趣。」但低垂的眼瞼讓人看不透這句評論是否真心,Charles抿了抿嘴,等待Erik終於將目光重新放回自己身上的那刻,Erik微微笑著說:「如果再早十幾年前聽到,我相信我一定會覺得很有趣。」   

  Charles當然曉得是誰在十幾年前就對Erik說出這套理論——Sebastian Shaw,那個將Erik剝奪得連一絲一毫也不曾遺落的男人,在他啞口無言時,Erik已從酒吧上的高腳椅離開,在他開口要說些什麼之前,Erik已走離他的視線範圍,於是他們沉默的、各自回到自己房中依循著長年累積下來的習慣:盥洗、更衣、躺入被窩,睜著眼睛等待自己戰死在睡神手下、猶如死去般的睡去。   


  隔日清晨,Charles前來敲門,已經換好外衣的Erik打開房門迎接他,口中說著抱歉,自己還有一些細碎的東西尚未整理好,看到對方點頭後,Erik神色匆忙的快步走回衣櫃間收拾,Charles走到床邊坐下,看著床頭櫃上乾涸的玻璃酒瓶、腳邊地面橫躺流著琥珀色淚水的酒杯,Charles抿了抿嘴,正想說:下個同伴就在附近,搭車就能到,你可以慢慢收拾……才開口:「Erik……」一轉身就看到未被收拾的一切——那張仔細描繪男人五官輪廓臉部線條的鉛筆素描、遍佈世界各地的標記與路徑、還有……Erik粗魯的展開雙臂將一切收攏在自己懷中,神情狼狽而又警戒的看著Charles。   

  Charles萬分尷尬的轉移視線,像隻受傷的馱獸、緩慢別過頭,床頭燈凝聚成枕頭旁純白的亮點,吸引了他的注意、眨眨眼——那是一枚硬幣,雖然歷經歲月磨損,但仍不減雄鷹圖騰的威風霸氣,牠彷彿還不知道時代的巨輪已輾斃了所代表的意義,從此成為歷史上的一個污點,而雄鷹卻忽然展翅翱翔,以子彈般的速度,飛入Erik的掌心中,此時的眼神裡只剩下警戒與防備。   

  片刻對峙的沉默後,Charles勉強自己笑著,「我先去辦退房手續,在大廳等你。」離開的步伐雜亂,猶如醉漢所跳的奇異舞蹈,在走出房門的瞬間,背後飄來乾啞的陳述:「Charles…」許久的沉默,「…原諒我不會說抱歉。」一句話猶如浪濤,凶狠、猛烈的打入耳殼海峽中,逼得Charles只能倉皇丟出聊勝於無的「沒關係」後,慌慌張張的逃離、上岸。   


  半小時後,Erik走下樓時,一切都隔絕在冷漠的面無表情之中,靠著大廳沙發後背的Charles起身走來,露出微笑,「我的朋友,準備好去找下一個夥伴了嗎?」笑得一如往常:禮貌、溫和、輕佻與些微的試探,而Erik冷眼瞅著對方沒有回答,提著行李走出飯店門外,吩咐門房招來計程車後,自行將行李放入後車廂、坐入後座,當Charles跟著放好行李、探身坐入時,Erik的隨身行李——那個硬殼的皮革手提公事包橫躺在座墊上、夾在兩人之間,Charles沒有移開它,僅只是靠在另一側車門上,看著南美洲風情從佈滿灰塵的窄小車窗外飛逝而過。   

  那一天,除了必要的簡短交換言語以外,兩人都不再有任何言語或肢體上的接觸,最後是Charles終於受不了這股沉悶,決定去敲對方房門,燈暗著、感應得知Erik不在,但所幸並未身處於感應範圍外,Charles走出旅店,拐入一間破爛昏暗的小酒吧中,找到了Erik。   

  破爛的小酒吧裡卻有著一流樂團,Charles看著Erik在昏黃的燈下與不知名的女人跳著探戈,女人顯然被Erik的舞步逗得很愉快,一手扶著他的肩,笑得很愉快,在酒精的浸泡中,Erik也著笑了,露出喝得爛醉的傻態,但步伐卻分毫不差的踏在正確的位置上,女人笑著接過周圍鼓譟人群所遞來的烈酒,仰頭喝下的同時,樂手也跟著將音階越拉越高,兩人牽著彼此雙手快速轉圈,繃緊的琴弦應和著越轉越快的步伐,眾人跟著喝采起鬨,女人後仰頸子,享受離心力所帶來的暈眩快感,旋轉旋轉,步伐瘋狂踏著,琴弦越拉越緊,旋轉旋轉旋轉,拔高的琴弦——   







  斷了。   








  女人隨之摔跌在地,眾人鼓譟靜止,於是Erik鬆開了手。   

  他看著狼狽的女人,神情恍惚,許久,Erik推開人群、跑了出去。   

  當Charles大步奔跑追上時,Erik獨自站在月夜裡笑著,「告訴我,Charles……」在月光下哭著,「我現在在想些什麼?」Charles遲疑的望著對方,手抵著太陽穴,「動手啊!」Erik大聲咆嘯,「告訴我,我現在在想什麼?!」

  Charles閉上雙眼。   

  那是一名男子牽著少年的手在陰暗的房中跳著慢舞,少年全身緊繃得連身旁擦過的空氣都要隨之凝結,男子笑著要少年全身放鬆,放在腰部的手輕輕按壓著,少年仍低頭盯著自己笨拙移動的雙腿,男子捏著少年的下巴,要他仰起頭來面對自己,「看著我,Erik。」——那是少年時期的Erik——男子靠在Erik頸肩、在耳邊輕聲低語:「放輕鬆、別這麼緊張。」少年不甚自然的抿起嘴笑,男人看到這滑稽的勉強笑容忍不住笑了起來,「跳舞就像……」思考著適當詞彙,「就像轉圈圈,兩個人牽著手、比較複雜的轉圈圈。」男人握緊他的手,兩人在微弱的月光下轉起了圈圈,宛如巫師群聚在滿月下的狂歡,直到轉得急促時,少年才終於露出較為放縱的笑容,男人卻忽然剎住腳步,「快樂嗎?」吸收能量的特質似乎同時也運用在男人灼灼的雙眼中,「我的小Erik。」   

  男人緊捏著少年的下巴,無視他的錯愕恐懼抵抗,猛然收攏懷抱,猶如撲殺的雄鷹,將獵物納入霸道的羽翼中,撲殺那來不及拒絕、闔上的雙唇,少年咽嗚的嚥下淚水。   


  眼前、站在月夜裡的Erik開口詢問:「Charles,誠實告訴我,你所感覺到的一切……」成年的Erik與回憶所見的少年時期,兩者的眼神毫無差異,無助恐懼抵抗的情緒混雜,


  「那時的我,快樂嗎?




  月光下,銀色的淚水笑得多麼美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