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芽的人生

關於部落格
人生的旅人有兩種,看地圖的要出遊,看鏡子的要回家
  • 19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載][X-Men: FC] 沉默、泡沫 By 伊凡獅 (嚴禁二次轉載)


  Erik獨自站在黑暗中,濃稠的黑暗中,四面八方的聲響混雜、攪動著空氣的流動:衛兵巡守踏在地面的腳步聲、士兵在睡夢中安穩、不安穩的夢囈、還有……Erik知道還有其他聲音才對,那些已經消逝的敲擊聲。

                                                                               

  每晚、每晚都會有微弱的金屬敲擊聲,敲在牆面、地板、窗台上,鏗鏘鏗鏘短三聲、長三聲、短三聲,Erik後來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他在知道的當下,就明白這基本上沒有什麼意義;就像生活一樣,沒有任何意義——活著只是睜眼呼吸、張嘴吃飯、閉眼睡覺,其餘的都是外在環境加諸在自己身上的。

                                                                               

  辱罵、鞭打這些已經習慣了,會痛、但痛楚已到不了皮膚以下的地方,那些士兵有時會把打他當作一種娛樂,用鞭子在他身上練習摩斯密碼之類的。

                                                                                

  短三聲是用鞭子的末梢打;鞭子為了好使,會在末梢崁入鐵片,但醫生警告過他們、關於他的能力,所以他們用的鞭子是牛皮製成的,前端多綁了幾個繩結、浸過鹽水——因為醫生說,如果傷口感染了,會妨礙研究。而烈酒或其他消毒用品,他這種猶太人用不起。

                                                                               

  長三聲是用鞭子的繩段部份,鞭子是用三股牛皮細繩合股的,表面很粗糙,打落下來時,士兵常常急欲再揮下一鞭,那些粗糙的皮革便會在Erik身上拖曳;兩下後,被重複鞭打的地方的皮膚就會脫落。

                        

  Erik只有在第一次被打時有發出聲響,那些士兵哈哈大笑,他明白那些士兵以自己的哀嚎為樂,於是他再也不發出聲音,讓士兵們覺得很無味。

                                                                               

  「你怎麼不像那些猶太人一樣呢?」他們詢問Erik,用的詞當然不是「猶太人」,但Erik知道那個低賤的單字是他們用來稱呼猶太人的方式,「你們不是每晚、每晚都在敲敲敲、在求救嗎?」士兵將他摔在地上,「但是,除了我們以外有誰聽得到呢?」士兵大笑起來。

                                                                               

  不會有人聽到的。

                                                                                

  長久以來,Erik一直知道這一點,卻一直到此刻才深刻意識到——不會有人聽到、不會有人來救我們、或是我。

                                                                               

  察覺到這一點的Erik在自己的血泊中微微發抖,但他很明白士兵不會發覺這一點,否則他們會笑得更大聲、鞭子會揮得更隨便。

                                                                                

  士兵將鞭子甩在頭上繞圈,這是接下來要打長三聲的訊號,Erik感覺到有什麼東西隨著鞭子、甩到臉上,隨即明白那是被粗糙的鞭子所拉扯下來的血肉、自己的血肉。

                                                                               

  醫生有交代過,士兵們可以對他適當管教,但不能過當,準則是以「生死」來做判定。Erik猜想,這次他們似乎有點過火了。

                                               

  該落下的鞭子沒有揮落,相反地,士兵摔落在地、哀嚎,Erik看到那個士兵在笑著,對方的臉從嘴角裂到耳下,血淋淋的笑容裡喊著痛苦的哀號——不知為何,Erik莫名的羨慕對方能發出如此有力的吶喊與笑容。

                                                                               

  Erik看著原本貼在自己臉上的地面越來越遠,有一雙大手穿過自己的頸子與大腿後方,將自己很小心、仔細,甚至是溫柔的抱了起來。

                                                                               

  對方發出Erik熟悉的嘖嘖聲——每次移動不了金屬物品時,他都會聽到對方從齒間發出這種聲音;雙眼掃視Erik全身後,對方露出了很不高興、很苦惱的樣子,Erik並不否認自己為此感到得意。

                                                                                

  每當對方露出困惑或是不知該拿自己怎麼辦的時候,Erik都會暗自感到一種反抗成功的微小勝利……至於勝利所帶來的喜悅,Erik不知道那一股驅使自己彎起嘴角的意念是不是可稱之為「喜悅」。

                                                                               

  對方抱著他走過長廊,Erik看著眼前的燈泡一盞一盞由左至右消失在視野外。

  對方終於開口了,「Erik,你以激怒我為樂嗎?」語調只是很單純的詢問、並沒有過多的情緒:惱怒、埋怨……什麼都沒有,這個問句只是很單純的、屬於研究的一部分。

                                                                               

  因為已經太久沒有讓自己感到快樂的事了、無法確認那份驅使是不是喜悅,所以Erik否認了。

 

                                                                                

  「很好。」問句是實驗方法,而Erik吐出了回應,對方很顯然對這個實驗結果感到滿意,雖然Erik覺得對方並不相信自己的回答。

                                                                               

  對方的腳步停了下來,眼前的景色停留在木造橫樑交錯的位置,Erik認得這裡,橫樑鑲著上回要刺殺對方的尖銳鐵片——這是對方房間的門前。

                                                                               

  門鎖轉動的聲音,眼前的景色又改變了,過了門框後,景色改善很多,Erik雖然沒受過太多美學訓練,但這些基本的天差地遠,自己還是看得出來的。

                                                                               

  對方將他放在柔軟的地方上,盡可能維持他原本躺在地上的位置,好讓傷口不會被Erik自己壓到,然後走到書桌旁的櫃子前,從裡面拿出褐色的玻璃瓶,Erik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對方笑了,「應該要徹底消毒乾淨才對。」然後放回褐色玻璃瓶,另外拿出一瓶透明的,Erik的眼睛大睜、不再眨了。

                                                                               

  Erik一直不知道那瓶透明的液體是什麼,只知道當它倒在傷口上時,會冒出白色的泡沫,對方會隨著自己吃痛的倒抽氣聲輕笑起來,那瓶透明的惡魔、現在正被惡魔握在手中。

                                                                               

  「你的衣服髒了。」冰涼的鐵片觸在身上,Erik知道現在只要一揮手,對方手中的剪刀就會跑到自己手中,但Erik並沒有這樣做,因為他知道不會成功,所以他只能忍受那些透明的惡魔在自己身上橫流,聽著對方的低笑。

 

  「Erik,你好像要化為泡沫、不見了。」對方蹲下身子,看著Erik,「聽過〈小美人魚〉的故事嗎?」媽媽很早就死了,Erik聽過的故事不多,記憶連帶甦醒,提醒自己:媽媽就是眼前的男人殺的。

                                                                               

                                                                               

  就像被揚起的灰塵沾到身上那般,對方似乎不在意的抹去臉上混著血絲的口沫,「我可以說給你聽。」隨著故事的起承轉合,對方時而語調高亢、時而嗓音低沉

                                                                               

   「最後,小美人魚因為得不到王子的吻、又殺不了王子,所以投入海中、化為泡沫消逝了。」男人看著傷口上的泡沫,「所以,別消失了,Erik。」捏了捏他的臉。

                                                                                

                                                                               

  「我會捨不得的。」說完,男人親了Eri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