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芽的人生

關於部落格
人生的旅人有兩種,看地圖的要出遊,看鏡子的要回家
  • 193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X-Men:First Class][Shaw/Erik] "214782" -- 前言

從年表上可以看出,Erik在1944年進入集中營,正是德軍到了強弩之末時,所以才有可能在這個時候容忍這個有猶太血統的小孩存活,因為要他作為武器來扭轉戰局。 如果是在戰爭初年德軍勢如破竹的時候大概就根本不會留Erik一命,管他可能多有用--高貴的亞利安人何需卑賤的猶太人的力量來打贏戰爭? --畢竟希特勒視滅絕猶太民族為他的天命,寧願讓前線的士兵等著也要先殺光猶太人。 實際上1944萬湖會議已經通過2年的當兒,幾乎可以肯定Erik他們一家那時候是正要被送進名為"淋浴間"的毒氣室,當時德國人以淋浴為名騙猶太人脫下身上所有的衣物財物集體送進去,所以才會在片子開頭時將Erik他們一家開始依年齡和性別區隔開來。 如果沒有遇到Shaw,先不說變種人的身分,光猶太人的身分就夠Erik在集中營死上很多遍了。 然而活下來歸活下來,強烈需要他作為武器的德軍肯定在逼迫他發揮能力下做盡各種嘗試,所以才有電影中那些人體實驗。 猶太人當時想要活下去就必須先證明自己的價值,而一旦有了價值就必須被利用到死。 在1944年-1945年5月德軍投降的期間,Erik都是Shaw可愛的白老鼠。 而一直讓我覺得很奇妙的一點是:Erik似乎完全不知道Shaw也是變種人,在遇到查爾斯之前他不知道有其他變種人的存在。 由此可見Shaw在養他的時候完全沒跟他提到這些,所以也因此推論Erik大概真的是Shaw撿到的第一個變種人,因為搞不好Shaw也才正在摸索新種人類存在的可能性。 自己和Erik究竟是兩個基因突變的特例,還是一個正在產生的新族群 -- 我看Shaw一開始也沒十足十的把握,不然就不需要披著人類的皮隱身於德國軍營之中帶著猶太人小男孩討生活了。 在還沒有確定以前,老奸巨猾的Shaw不會輕易掀出自己的底牌,他雖然有強大的能力,但是並不代表他就沒有思考過被消滅的可能;在電影最後向Erik說的:"那些人類一但發現了會把我們全部殺掉"--既刺激到Erik最深的隱痛,也道出了他一直以來的的憂懼。 所以在他一開始不願意暴露自己的身分,尤其對著和他有血海深仇的Erik,對方為了復仇向人類出賣他玉石俱焚的可能性太大--而人類雖然軟弱無能,聚眾起來還是可能要了他的命。 所以1945年美國使用原子彈,其後造成的輻射污染,大概也是Shaw歡天喜地的奔赴美國的原因--因為在那上面看到了更多基因突變的可能性,有更多變種人的可能性,讓他的變種人軍團可以夠強大--讓他可以脫掉虛偽的人類面具活著。 No more hiding --這個,大概也是Shaw的夢想。 Shaw到底是什麼時候和Erik分手的實在難說,分手的時候Eirk的能力成熟到什麼程度也是謎,Erik如果強到一個地步Shaw就很難繼續維持人類的假象去控制他,那Erik不知道Shaw是變種人就很不合理了。 除非Shaw一直用Erik父親的生命去掌控他,畢竟Erik跟Shaw一直要算的只有殺母之仇,父親那邊的遭遇到是沒有特別意見,可見老Lehnsherr身上沒發生什麼讓Erik難以釋懷的事。 我個人的推測,在戰後Shaw帶著Erik於各國藏匿了一段時間,在不需要趕鴨子上架當人體武器的狀況下可以比較餘裕的來開發Erik的能力,而Erik的多國語言能力也是在那個時期培養的。 Sahw並不總是一直陪著他,很多時候都是交由手下監視他,自己則去多方查訪其他變種人;直到老Lehnsherr過世的消息傳到Erik耳中,Erik才正式脫離Shaw的掌控,而後不斷自我磨練到羽翼成熟對尚輝出復仇之刃。 另外很直得玩味的一點就是Shaw真的是揮著鞭子對Erik實施王者教育。 Erik一開始是個都被長久奴役畏縮害怕的猶太人小男孩,他從出生到遇到Shaw之前,整個民族整個家庭都是捏在別人手心過活的,所以電影一開頭的他對Shaw的態度非常的恭順畏懼--那個年代的猶太人對德國人唯一能有的反應。 在遇見Shaw的頭幾分鐘,他可能還將Shaw視為貴人,畢竟這個男人將他自外面的淒冷的寒雨及泥濘中帶回來,給他衣物讓他梳洗乾淨,置身於悠揚的音樂中還要給他那個年代的猶太小孩完全沒夢想過的巧克力吃,那是個有權力以及有能力的人,只要討好他或許可以挽救母親以及整個家族--只是這個微弱的夢想不到幾分鐘就破裂於奪去母親性命的槍響之中。 緊接著來的憤怒,是對著Shaw也是對著自己;憤怒於Shaw給予一絲微薄的希望又摧毀他,憤怒於自己無能達到Shaw的要求而失去母親。 憤怒於自己軟弱到要讓讓別人奴役自己及母親的命運--迴旋於磁力風暴中淒厲的哭喊Erik失去母親的哀働也是214782乃至整個猶太民族的悲傷,以及對壓迫者的忿怒。 我想後來心高氣傲的變種人之王就是自那個時候產生;Erik對於自己血族的維護是所有變種人中最強烈的,來自於他曾經因為血統而被迫害的最慘--所以在一有能力維護自己的血族之後,對敵人的迫害自然會做出最激烈的反應。 "Never Again。" 不再讓人殺害我們中的任何一人,就像殺害母親一樣。 這樣來看Shaw其實是個說話算話的人,他的教育讓小Erik不再像個奴隸,而是像王者一樣的活著--同時還繼承了他的冠冕,接收了他的王國,貫徹了他的遺志帶著他的臣民走向他本來預想的道路--Shaw地下有知,大概會笑得很開心。 魔鬼般的哄笑。 *** 沒想到光前言就寫了這麼多.....OTZ 我對本篇的字數有點憂心......OTZ 筆者如此話癆,讀者諸君若是受不了請盡量離棄我沒關係~TWT 若是看到這裡還承受的住,那就謝謝各位不棄歡迎之後繼續收看了。 不用擔心這是個坑,因為接著會是一段一段的自時間線上擷取部份段落出來寫,大抵而言都是單元性的,分篇看也無所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